它偏安合肥,远离“北上广深”,却每年吸引着众多来自全国各地拔尖的理工科学生;它从不扩招,却能达到“千生一院士”的最高比例;它体量小,但却能跻身中国顶尖九校联盟(C9),向欧、美、澳等地一流研究型大学联盟看齐。

  在大多数国内高校“靠规模创一流”的大趋势下,中国科大固守“小而精”的理工科研究型大学模式,似乎是一个“另类”。但就是这样一个中国大学的“非典型样本”,却创造着一个又一个高等教育的成功范例。

  德国柏林大学首任校长费希特曾经说过:“大学的根本任务是培养人。”若想检验一所大学办得如何,也许从其培养出来的人可以略知一二。

  自建校以来,培养新兴、边缘、交叉学科尖端科技人才就成为了中国科大的目标。半个世纪过去了,如今,中国科大的杰出校友已遍布世界各地的知名科研机构,活跃于工、商、政界和军事等各个领域。

  2012年5月,美国科学院公布新晋院士名单,毕业于中国科大少年班的骆利群、庄小威赫然在列。而彼时,庄小威年仅40岁,是大陆华裔学者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中最年轻的一位。

  仅近五年来,中国科大就有百余位毕业生入选国内外各学术权威机构,包括闻名世界的美国科学促进会、美国数学学会、美国物理学会、加拿大皇家科学院等。

  全球一流品牌海尔的创立者张瑞敏,被誉为“当代毕升”的五笔字型发明者王永民,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等享誉世界的商界精英,也都曾经在这里求学、探索。

  如果说杰出校友的成就包含着个人奋斗的痕迹,那么中国科大的整体科研水平则代表着这所研究型大学的硬实力。

  2012年和2013年,《亚太地区自然出版指数》统计了科研机构在《自然》系列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数量和贡献点数,排列出各机构的整体科研水平。其中,中国科大蝉联中国高校榜首,目前排在亚太地区科研机构第8位,在全球前100个科研机构中排名第73位。

  在国内,中国科大是唯一拥有两个国家实验室的大学。坐落在西校区的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更是中国第一个国家级实验室,其拥有的同步辐射光源是目前国内高校中唯一一台大科学装置。

  而在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潘建伟研究团队在内的研究人员在量子调控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原始创新成果,在《自然》、《科学》、《物理评论快报》等杂志上发表高水平论文多达400余篇。

  美国著名物理科普杂志《今日物理》曾经这样评价中国科大:“京沪大学打的是城市牌它们往往以所在城市的财富、尺度与重要性吸引人才。不一样的是,在合肥的中国科大,依靠的是大学的精致。”

  在当前中国高校扩招并校的规模发展中,中国科大则以“小而精”的理工科办学特色成为“千校一面”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多年以来,中国科大始终坚持一切以尖端科技人才培养为出发点,保证“精英教育”的优质教学资源,坚持“科教融合”的研究型大学模式,尊崇民主、自由的治学环境,打造服务型大学的管理理念。

  正如原哈佛大学校长大学詹姆斯科南特所说的:“大学的荣誉,不在它的校舍和人数,而在于它一代一代人的质量。一所真正伟大的学校,应该犹如一个核心,能聚集来自各地的自由思想者。”

  中国科大没有悠久的历史积淀,也没有百年老校所背负的历史包袱。它的创办者是独具生命力的一代科学家,他们将“我创新故我在”的科学家精神深深地嵌在这所学校的灵魂之中。

  建校伊始,这所学校就参照前苏联西伯利亚科学分院与新西伯利亚大学的依托关系,提出“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科教结合方针,集中中科院各研究所的力量支持中国科大各个系。

  但中国科大打破前苏联理工分离的弊病,以“两弹一星”的国家重大需求为出发点,建立了理工与科技交叉融合的原子核物理与原子核工程系、化学物理系、力学和力学工程系等13个系41个专业,建立了“科教融合”、“理实交融”的办学模式。

  而中国科大独树一帜的11个科技英才班,则通过与中科院各个对口研究所的交流合作,最终达到对有潜力的优秀人才进行重点培养、造就一批拔尖创新人才的目标。

  “穷清华,富北大,不要命的上科大。”每个中国科大人都曾记得这所大学曾经“全国第一理工科学校”的光辉。

  但是由于体量小、地理位置差异等原因,在近年来多个以规模和数量论英雄的大学排行榜上,中国科大的排位逐渐陷入不利的位置。

  而且,由于中国科大建校时间不过半个多世纪,与麻省理工学院等百年老校相比,总显得有些“稚嫩”。

  有人曾提出质疑,怎能将中国科大比作中国的“麻省理工”?麻省理工学院是工程师的摇篮,然而中国科大的“看家”本领是理科。

  “按照奋斗目标来讲,麻省理工的模式有点太窄了。”原中国科大副校长韩荣典说。在他看来,中国科大并不是照搬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的办学模式,而是吸收全球一流特色学校“追求卓越”的精神。“我们就是一所培养创新人才的大学”。

  因此,不管是如何革新办学理念与办学模式,中国科大始终在坚持培养尖端科技人才的基础上,按教育规律办学。近年来,郭光灿、潘建伟等科学家带领的量子信息团队在世界上崛起,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高度重视。

  韩荣典认为,现在中国处于科研大发展的准备时期。在二十年后,中国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科技中心。这种中心必须要有自己的大学支撑,而中国科大将再一次抓住历史赋予它的使命,为国家输送顶尖科技人才。

  “有人说我们是中国的麻省,我觉得不出五十年,也许麻省应该是美国的科大。” “固态量子芯片”项目首席科学家郭国平双手叉在胸前,自信地说,“他们现在国际级的成果比我们好。但是按照我们现在的劲头,若干年后,整个中国科大和各个实验室能够在很多方面超越麻省。到那时候别人就是你的替身了。”■

  我觉得不出五十年,也许麻省应该是美国的‘科大’。” “固态量子芯片”项目首席科学家郭国平双手叉在胸前,自信地说

  吃饱了撑的你,讲这种线m的确是这样的,除了餐饮时间,校园里基本上没有一个学生在闲逛,整个学校都是空的,因为全在教室,实验室,图书馆引用:“曾有幸在科大交流学习了半年,对科大的印象很好,是我去过的理工类高校中最好的。走在科大校园里,如果你看到有人坐在草地上悠闲,那肯定是外来交流的学生而不是科大学生。科大学生必定是从实验室出来就直接食堂然后再立即返回实验室的。”

  2013-11-29 23:43:00liuyk虽然我是科大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就在吹,中国那种学术氛围要想有诺贝尔奖,简直就是开玩笑。那些导师和国外导师对学生的态度就知道,他们在使用劳动力,幸运飞艇计划是把自己那种没有根据潮流的思想强加灌输学生脑袋中。

Copyright © 2014-2016 幸运飞艇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6804号-2